上海市普陀区乐怡幼儿园
首页 | 信息公开指南 | 信息公开目录 | RSS
乐怡幼儿园2020学年第一学期大教研工作小结
乐怡幼儿园 2021.01.28 ?次阅读

教研概况:

1.聚焦问题 深入研讨

项目式学习的深化研究,我们继续以小中大各级组各班级全面参与实践的形式展开,研究期间大小教研有计划地组织观摩和研讨。研讨内容进一步细化,不再要求各班对整个项目研究过程全面进行介绍,而是围绕教研目标,预先在班级、小教研中进行思考与分析,剥离出最能体现实施途径优化地内容进行交流分享,组织全体教师更有针对的围绕一种途径实施中的一个环节、一个案例进行跟深入的剖析,分析其价值点。以求主题教研的不断深入推进。

《上海市幼儿园办园质量的评价指南》学习方面,我园组织全园教师分层次、分阶段地学习了指南。理论自学、小组交流、聆听讲座、经验梳理之后再思考如何将新评价指南融合运用到我们的日常实践工作中去,结合本学期的课程方案修改完善工作,大小教研组讨论课程监控评价表中的评价指标与新评价指南之间的关系。

2.多层参与 促进互动

以往在项目式研究初期,大家对如何开展项目式学习实践毫无概念,我们各级组、各班级承担主要负责的老师多为教研组长和幼儿园骨干教师,实践观摩、分享交流时多由这些老师出面。经过了几轮实践,所有老师已经对该项工作有了一些经验积累,教研组长和骨干教师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实施经验。

3.引领分享 提升专业

本学期的大教研平台继续立足于能给予教师一定的引领,以丰富教师的理论专业储备,除了各类相关书籍、案例的收集与分享,更关注多元资源的利用,比如本届区教学节中的讲座与活动中也有不少内容与我们的研究内容相契合,大小教研组长都能关注利用这些优质资源,带领教研组成员参与学习

教研成果:

(1)基于四要素,把握驱动性问题的确立 。

通过实践我们认为,在确立项目式活动的驱动性问题时需考虑以下几点。

兴趣性:幼儿只有感兴趣,才能积极、主动地投入到探究与学习中,因此,问题能否引发幼儿的兴趣是前提。

例如,在大班开展“我自己”的主题活动过程中,通过一次新闻播报,老师发现关于“我的姓氏”的话题吸引了大部分孩子的兴趣,他们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通过与同伴分享,提出了许多问题。教师从孩子众多的问题中选择了“我的姓氏的由来”作为驱动性问题。大班孩子已初步萌发独立的人格,这个问题是孩子们都很有兴趣了解的。但对孩子们来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要通过各种手段查阅资料,梳理出与自己姓氏有关的信息,还要尝试进行有效的记录,才能把信息传递给别人。教师正是因为这个问题具有兴趣性、真实性、开放性与探究性等特点,所以才将其作为驱动性问题。

明确目标,理清价值,着手项目探究的分阶段实施

(2)组建项目小组:幼儿按意愿结伴组建项目小组,也可由项目主要成员招募组员。

师幼制订项目计划

(3)学习实践:幼儿根据所要解决的问题,通过各种途径获得信息和资源,并在学习中尝试确立呈现问题解决过程和成果的方式。

在本学期的学习实践研究过程中,由于疫情背景地影响,很多集体外出实地参观、小组亲子实践类的活动形式无法组织。除了在园内能够提供的一些学习资源与材料外,很多时候研究的进程更需要家长的配合与支持才得以深入。教师根据探究活动目的与价值,对家长进行的有效指导,也在本学期显得更为重要。

制作表征:幼儿基于对各种相关信息和资源的了解与积累,运用在学习中获得的知识和技能,制作和表征自己探究出的结果。

老师对于项目实施价值的正确把握才能指导其在活动进行过程中采取正确有效的指导行为,令幼儿在项目探究过程中获益更多。

关注探究过程与价值生成,重视项目式探究的展示与分享。

项目式学习的分享主要有探究过程中的经验展示、分享,以及整个项目研究结束后的展示、分享。

经过几轮实践,目前各年龄段班级老师都会有意识的在互动过程中关注过程性资料的收集,将之在墙面等环境中进行呈现。也会根据幼儿研究进程中的生产进行价值判断,组织各类活动进行经验分享与探究推进。比如中二班的项目式研究过程时,老师请孩子们先各自去收集各类干果,并收集相关的一些讯息。

此外,在开展项目活动的过程中,幼儿会不断发现问题、出现困难、解决问题、积累经验,这时也需要开展讨论来推进下一步的行动。

教师困惑

项目式学习活动实施过程中,如何更有效利用家长资源途径展开研究。

各年龄段项目式学习活动实施中,较有效,适合年龄段幼儿学习能力与需求的实施途径的梳理。

即能呈现项目式探究阶段性结果,又能较好体现年龄段的探究痕迹的表现形式有哪些。

版权所有 © 2007-2021 上海市普陀区教育局 上海市普陀区乐怡幼儿园
网站管理 统计
页面缓存:2021.09.20 16:51:18